齐乐娱乐

高善文:中国经济经过七年漫长下行,底部到了么?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| 作者:高善文

| 来源:北大全球金融论坛 2017

每一次当熊市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后,在熊市过程中间,市场总是会不断地反弹,当熊市之中每一次反弹开始的时候,很多人都会问自己,底部是不是已经出来了,即便不是说新的牛市在开始,我们仍然追问这个问题,在熊市之中一旦反弹开始之后,都会问底部是不是已经出来了。

在这个时候对投资策略的要求是很不一样的,很多时候事实证明,熊市之中每一次反弹所谓的底部都是假的底部,都是后面有一个更深的坑在等着你。但每一次熊市和牛市的轮回下来, 每一次熊市反弹刚开始的时候,都会有勇敢的人站出来说可以抄底了,也有非常勇敢的抄了进去,之所以有这种情况,当然有很多复杂的原因,我想一个可能的原因抄到底部的概率肯定是比较小的,真正的底部只有一个

对这次经济周期,即便从2011年开始有七年的下行,在这个下行的过程之 中,特别是经过这么深的下行以后,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我们现在是不是到了底部上,抄到真正的底部肯定只有一个,你反复的去判断底部,错误的概率肯定是有的,甚至反复尝试去判断底部,错误的概率是比较大的。

但真正问题在于,对于很多人从投资心态做问题,特别重要的是一旦你抄到了这个真正的底部,但是你现在不知道,你的获益是非常大的不管是名声上的获益,还是其他经济利益上的获益是非常大的,如果从股票市场投资的角度去理解这一轮争论的心态,这是一个重要的侧面,收益和成本之间在多大程度上是对称的,是值得考虑的一个问题。

跟股票市场第二个非常大的相似之处,当每一次人们开始抄底的时候,包括股票市场真正底部形成的时候,在争论之中空方永远都是多数派的,多方永远都是胆战心惊的,也许他在建仓的时候是很坚决的,但是在争论的时候都是胆战心惊的。

第二个如果去看争论逻辑上的特点,非常明显的特点是空头,主导性的空头绝大多数理由都是市场还有一些负面因素没有解决,而且再加上市场的长期下跌,使得他非常理直气壮,但是多头通常只能举出一到两个理由,这一到两个理由是什么呢?是说经济确实在下降,但是它的下降过程在趋缓,货币政策可能很紧,但是货币政策它的紧缩周期也许快要结束了,他并不能反驳空投后面的理由, 只能反驳这些负面力量之中,有一个或者两个比较主要的力量在边际上正在发生变化,只要有一点,在很大程度上,你就可以断定底部正在形成,等到气势如虹牛市中部的时候,多投的理由都出来了。

在底部形成的时候不是这样的。在底部形成的时候,看空的理由永远都是主导性的,看多的理由永远都是机遇,少数几个比较关键的因素,它仍然很负面, 但是在边际上也许已经发生变化。如果用这个辩论逻辑去看现在围绕新周期的辩论,也会发现它是非常相似的,即使看空经济所提出来的一系列理由,在半年一 年、在一年以前,在一年半以前,在两年以前实际上都是一样的,他可以理直气 壮的指出经济之中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还有这样那样的矛盾没有解决,对股票市场而言,在这样的一个底部形成争论之中,真正的问题是这些负面理由都完全吸收到股价之中了,所以在边际上一两个因素发生改变马上就可以形成底部,对经济数据的形成,我个人的看法会有类似的逻辑,现在看空经济所有的理由,在两年前甚至五年前都可以提出来,但这些理由是不是已经吸收到经济数据之中。

我们想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在边际上,是不是有一些非常关键的影响全局的力量,正在发生非常重要的转变,这样一个重要转变是不是正在发生,而这种发生是半年以前、一年以前或者两年以前所没有的,如果从股票市场的角度来讲,如果可以确认这两点,至少我们可以确认一个重要的阶段性的底部正在形成,这个底部也许不是三年五年重要的底部,但可能是一个重要的阶段性的底部。

从对经济周期的辩论来讲,我想它的含义是一样的,就是说如果一些非常关键的经济力量在边际上正在发生重要的变化,那么我们就要问是不是形成一个底部,哪怕这个底部形成以后,经济反弹只持续了假设说六个季度,随后会跌的更深,但是在这个时点去做这样的预判,基于这样的预判调整自己的投资决策,在操作上是有意义的。

最后总结来看,我们去看空经济和看多经济的理由:看空经济的理由跟几年以前相比没有增添新的证据,我们去看过去七年以来的理由,没有提出新的证据, 我们要问的就是,所有这些负面的理由是不是完成了吸收对于看多的人而言, 他所提出的证据是不是以前所没有的,最近刚刚出现的,是不是有可能影响经济 全局性的变化,我个人认为从看多派的角度来讲,所举出的一些理由,我也不同意所有的理由都是同意的,但我们应该看到确实有一些,是过去几年所没有出现 的,是影响经济全局的,在边际上它正在发生极其重要的变化。

总结性的看,如果看两个季度,三个季度,我同意陆挺博士的看法,如果从两三个季度来看问题,短期需求下行仍然是一个概率偏大的事件,如果超越两三 个季度来看问题,去忽略这种非常短期的需求下行的话,我们应该看到经济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实质性的,一些非常关键的变量在边际上正在发生非常重要的变化,值得认真思考和对待,完毕。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齐乐娱乐_齐乐娱乐qile518_www.qile518.com - 分类 齐乐娱乐官网